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少妇小说  »  【小莎修订版:夭桃秾李篇】(06)
【小莎修订版:夭桃秾李篇】(06)
(六)深夜包子铺中的呻吟(下)
  「道歉时候把应该把胸部露出来……」
  这句话小莎曾经听说过,第一次听到的时候嗤之以鼻,觉得这简直是天方夜
谭,为了道歉,难道可以出卖自己的色相吗?可是这一年来的调教和潜移默化,
小莎的性格有了巨大的改变,虽然外表仍然是那个清纯可爱的大学校花形象,可
是内心深处已经慢慢认同自己是「性爱天使」这个角色了,於是乎,这句网络上
流行的话语,她也慢慢接受了。
  而今晚,她本来就是抱着用自己的少女肉体,来补偿损失钱财的胡爷爷的,
只不过……半路杀出个程咬金,这个看上去阴沈沈的胡叔叔,竟然那么直截了当
的说出这样的话……
  剧情不应该是这样的呀,应该是互相之间都明白对方的想法,但是又不直接
点破才对啊,女友心中有些失措,她不是没有经历过这样的夜晚,可是每每都是
以她占据主动的,而向今晚此刻的被动局面,她还是头一次经历。
  脑袋里的念头转着,小莎脸色微变,没想到这一家子都是不加掩饰的性子,
居然那么直接,而那胡老头听到儿子的话,也是一惊,过了几秒钟,一张老脸上
竟也泛起了和儿子一样的诡异笑容。
  情形很是诡异,夜晚的包子铺里,两双色迷迷的眼神在娇艳欲滴的女大学生
身上不停游移着。
  小莎心里打着鼓,心思在「暂且离开这里」和「继续完成任务」间徘徊和犹
豫,最终本性善良的她,想起最终任务无法完成,而阿强失去女友可怜的样子,
还是默默叹了一口气,算了还是答应他们吧,原本想的在这次会面中占据绝对主
动,却不成想半路杀出个程咬金,这胡叔叔……不好对付呢……
  「真的要这样吗?人家很害羞呢~~~~」
  小莎小声地说,却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,有的只是一对父子诡异而炯炯的眼
神。
  小莎心底一沈,突然打起了退堂鼓,但这时,学弟阿强可怜老师的面孔又浮
现在眼前,没办法……豁出去了吧……
  「胡爷爷和胡叔叔,你们不就是想看看小莎莎的胸部嘛……人家脱就是了…
…你们可要看得仔细些哦~ 」
  她深吸一口气,然后用略带颤抖的手指慢慢解开上衣,随着一阵窸嗦的脱衣
之声,她的上半身已经完全赤裸,解开的胸罩也丢到了一边。
  雪白的脖颈,如削的肩膀,而在那之下,是一对丰满硕大的乳房,中间一点
嫩红,好象蓓蕾一样傲然挺立着。
  「这样子……可以吗?」
  小莎的声音有点颤抖,而那对父子已经是完全失去了讲话的能力,他们没有
料到这个校花级别的大美人会这么顺从,而她的乳房又是那么的完美!老胡曾经
在那个荒淫的夜晚,在丁老头的宿舍里,品尝过这对人间美味,所以还算是尽力
保持着神志清明,而那胡姓的中年男人已经受不了了,他忽然仰起头,原来是鼻
血已经流出来了。
  两万元的欠款,露出胸部,少掉一半,也算是值了……小莎只能这样安慰自
己,但是依然是羞涩得满脸通红。
  那姓胡的中年男人抽出了纸巾,塞在鼻孔中,才把仰着的头垂下来,然后他
的眼睛里又出现了狡黠的光芒。
  小莎突然悚然一惊,知道自己不能再仍由这样摆布下去,否则的话,非但被
占了便宜,那任务也不一定能完成,万一他们最后不认账的话……
  反正同样是牺牲色相,自己掌握主动,才是最稳妥的办法!既然木已成舟,
反正已经被他们看到了宝贵的身体,那么……还不如更加刺激一些,索性让他们
尝尝真正的性爱天使的威力……
  一想到这里,她极力压抑住内心深处对这对父子的反感,娇羞地说:「胡伯
伯……哦不是……应该是胡爷爷和胡叔叔……你们看……人家的胸部好看还是芊
芊的胸部好看呀?」
  这种挑逗的话一开口,那对父子互相一看对方,都有些惊奇,而小莎却抿着
嘴巴,睁大美目,一脸的无辜表情,如此淫荡的话配上这女生清纯可爱的脸蛋,
每个男人都不免食指大动哦!
  更不要说念念不忘小莎的胡爷爷,或者是从未尝过女人滋味的胡叔叔啦!这
两人註定不是天生媚骨的小莎的对手!两人都看着对方,都从彼此眼睛里看到了
惊讶之色,那老胡首先忍不住了,「当然是小莎莎的好看!」
  小莎听了之后娇羞一笑,并没有将露出来的奶子遮掩住,反而将胸部挺得更
厉害了,她故意轻轻晃动着双乳,说:「为什么呢?芊芊的奶子……不是更大一
点吗?」
  「非也非也!」
  那胡叔叔也忍不住发话了:「那个芊芊我看过她的视频,她的奶子大则大已,
但是没有小莎莎你的那么挺哦……而且……你的皮肤更白一点……哇……我连你
奶子上的青筋都能看到哦……最重要的是……」
  胡叔叔一边说一边摇头晃脑。
  这时候老胡也忍不住插了一句:「最重要的是,你的乳晕和乳头都是那么粉
嫩,看上去就是那种鲜嫩多汁的感觉……」
  这对父子居然就这么不知羞地讨论起20岁少女的乳房来了,果然是奇葩一
对啊!「讨厌啦胡爷爷……还鲜嫩多汁~~~哪里有汁水?人家还没有怀孕~~~~
你就会瞎说!」
  「嘿嘿嘿……那个晚上我可是品尝过哦……这团媚肉的味道奶香味十足,用
鲜嫩多汁来形容一点都没问题哦~~~小莎莎你现在可不可以也让爷爷尝一尝呀?」
  「才不呢!」
  小莎娇嗔一声,故意双臂紧紧将乳房遮住,却特别有心机地将乳头露在外面,
这种压迫自己奶子的动作,却使得超过D码的奶子鼓出一个更加夸张的曲线,看
得那对父子的眼珠都快要鼓出来了。
  「人家今天是来道歉的哦……刚刚胡叔叔说,道歉的时候要把胸部露出来才
好……人家也照做了~~~你们还想得寸进尺吗?小心我男朋友找你们麻烦哦~~~」
  说着,小莎转过身来,掏出手机,飞快地将上本身光溜溜自己和胡姓父子的
合影拍了下来,然后恶狠狠地瞪着这对父子。
  「你……你想做什么?」胡叔叔大惊失措,没料到上一秒还淫荡的少女下一
秒就变了脸。
  「我收集一下证据嘛~~~否则你们得寸进尺该怎么办?」小莎一摊手,却
又将自己的乳房露在外面。
  「那……那你走吧……芊芊的那笔帐我们照样算!」那胡叔叔也不是好惹的,
极力忍耐住扑向这个半裸校花的沖动。
  「那怎么行呢?人家都把胸部露给你们看了呀~~~我要是把这张照片拿去
报警,你们猜是什么结果?」小莎好整以暇地微笑道。
  「看一下胸部,就值一万元?你的钱也太容易赚了吧!」老胡唉声叹气地说。
  「哼~~~那你们还想摸吗?」小莎皱起了可爱的鼻子。
  「哎……我是说,我总共给了芊芊一万元钱,她可是和我视频了不下十几次
呢!小莎莎你就这样露奶露一下,就想少掉一万元吗?小莎莎你也太欺负人了啊!」
  「十几次?」小莎也有点惊讶:「难道芊芊还给你看过……」
  老胡点点头,「她全身上下都被我看光了哦……」
  知道了老胡的意思,小莎简直是想笑起来,这老头还想看光光自己的身子,
也不想想看如今的主动权完全就在她手上,有了刚才自拍的那张照片,小莎完全
可以反过来要挟他们不再追究芊芊的事情了,这时候把胸脯露出来给他们看,已
经算是相当大的仁慈了,还想再得寸进尺……哼……
  没想到这胡老头突然颓唐起来,声音也变得沙哑了:「今天我们是不想了,
只是可怜我这个孩子,已经三十多岁了,还没有娶妻生子,我鬼迷心窍,竟然为
了看年轻女生的身体,而给了那芊芊1万元钱,这笔钱,原本是想留给他结婚用
的……呜呜呜……」
  说到这里,他居然一副声泪俱下的样子,虽然小莎并没有看见他的眼泪真正
流出来。
  如果当时我在场,我一定会揭穿他的谎言,1万元钱?就能结婚?而且老胡
你拥有这个包子铺,不能这样在我女友面前如此哭穷吧?你的儿子多半是没结婚,
原因绝不是没钱,而是一半因为他和你一样那么矮,另一半是因为太色吧!
  可惜我不在啊!小莎虽然算得上是冰雪聪明,但又偏偏有时候会泛起小迷糊,
尤其是她有一颗愿意帮助别人的善心,当她慢慢接受了「性爱天使」这身份后,
那善心就会给她带来一些小麻烦咯!比如说现在,小妮子一听老胡这般说辞,一
下子就没了刚才「掌控一切」的自如和对他们的反感,不知不觉中,小妮子的眼
眶也慢慢变红了,她开始责怪起芊芊这个狐貍精太过分,竟然会欺骗这样可怜的
老者。
  「那……那你想怎么办?」小莎咬着下唇,其实此时小妮子心里已经知道她
们想干什么了,但她依旧问了下去。
  「那精神损失费1万元钱我们是不准备要了……只是……胡伯伯想提一个要
求……」说着,胡老头竟然一骨碌跪在女友的身前。
  「胡爷爷你先起来……你怎么就跪下了呢……」小莎连忙说。
  「呜呜呜……小莎妹妹你不答应我,我就不起来了……」胡老头并不为所动。
  「啊~~~~你~~~那好吧~~~~人家答应你就是~~~胡爷爷你快起
来~~~」无奈之下,小莎只好这样说。
  胡老头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,然后指了指一旁的儿子,说:「我的儿子从来
都没有尝过女人的滋味……你可怜可怜他……让他能……」
  说到这里,小莎的脸上已经变色,没想到胡爷爷竟然这么直接,提出这样的
要求,可是她也不忍心直接拒绝,女友就是这样,一旦当她进入到「性爱天使」
  这个角色后,更难拒绝如同老胡这样声泪俱下的央求了。
  还当她在纠结犹豫的时候,那胡叔叔又说:「如果只能提出一个要求的话…
…我宁愿不要!!!」
  小莎惊讶地看着他,简直不敢相信,从这个中年胡叔叔的眼神中,她很容易
就判断出这个男人对她身体有着强烈的欲望,却没想到他会这样说。
  只听得那胡叔叔继续说:「我爹他身体不好,自从我娘死了之后,就从来没
对女人产生过兴趣,但是……但是这几个月来,他在睡梦中一直喊着你的名字!
所以说……」
  他深吸一口气,做出一副「强压下欲望」的样子,很艰难地表示:「如果小
莎莎你肯施舍一次你的肉体,那就让我爹重新再尝一次做男人的滋味吧!」
  还有这样的事?竟然两个人会为了成全对方而放弃对自己肉体的觊觎?原来
这对看上去色迷迷的父子是一对货真价实的「慈父孝子」啊!
  小莎的心防慢慢消散了,而胡爷爷和胡叔叔还在一个劲地互相劝着对方。
  「还是你来吧!爹我至少曾经尝过女人的味道,而你……从来都没有啊!」
  「不行!要来也是应该爹来,我以后还有机会,而爹你的身体不好,压抑太
久更是对身体的伤害,你在网上去找芊芊,实在是因为爹你憋不住了呀!」
  「不……」
  「好了啦~~~~」
  小莎捋了捋耳边的秀发,红着脸跺脚道:「你们推来推去的……把人家当做
什么了啦~~~~讨厌死了~~~~」
  一直在聒噪的胡姓父子一下子安静了下来,两双差不多的贼溜溜的眼睛瞪得
很大,看着突然说话的小莎。
  小莎深吸了一口气,红着脸小声说:「如果能把那笔精神损失费一笔勾销,
那……那人家今晚就陪你们一次……好不好……」
  小吃店里的气氛诡异之极,胡姓父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,虽然没有说话,可
是眼神里都透露出了喜不自禁的神色。
  「你们~~~还在等什么~~~」
  进入了情欲状态的小莎虽然还是有点害羞,可已经慢慢放开了心房,渐渐展
现出「性爱天使」的本色,她慢慢走近胡姓父子,随着她走路的轻盈步态,一对
奶子像是波浪似地上下摇摆,那对摇晃不已的乳房不知曾吸引多少人的目光,也
是女友傲人的天赋,每晚与她同床共枕的时候,我都是捧着她们入睡的,而这个
时候,竟然成为了女友诱惑这对父子的工具。
  如同两头饿极了的豺狼,这对瘦小的父子一起行动,将小莎按倒在桌面上,
而女友也恰到好处地呻吟了一声,并没有反抗,半推半就之下,躺在了店里最中
间的那张桌子上,她红晕满面,不知道白天有多少食客会在这张桌子上用餐,而
到了晚上,自己却像是一道美味佳肴,等待着这对父子的临幸。
  想到这里,女友的乳房传来了一阵酥麻的感觉,左右两侧都被湿漉漉的口腔
所包围,难道说……果然,胡爷爷和胡叔叔分列两侧,两人的动作几乎相同,分
别紧抓着她一只高耸的玉乳,手掌胡乱揉捏着,而嘴巴却不住的舔吸着那嫣红娇
嫩的小小圆点,而且还发出「啧啧啧」的奇怪声音。
  「啊~~~~~不要~~~~你们怎么一起来~~~~这样人家会……会受
不了~~~~胡爷爷……胡叔叔~~~~~你们好会舔~~~~小莎莎的奶子~~~」
小莎浪叫着。
  女友的身体很是敏感,特别是胸部绝对是她的敏感区,这时候居然被一对父
子俩同时玩弄,那种不伦的奇异羞耻感更让她的情欲飞速上升,不知不觉中,短
短的裙摆也被那胡叔叔撩了起来,小妮子非但没有反抗,而且还轻轻摆动身体,
好让那裙摆直接被撂到腰间。
  「哇~!!!好美啊!!!!小莎莎你看起来那么清纯,想不到却穿着这么
大胆的丁字裤啊!」
  胡叔叔忽然间停了一停,显然是发现她的雪白的臀部间只有一条细细的红色
丝带一样的内裤。
  而胡爷爷也大喜过望:「刚刚我还以为……还以为你没穿内裤呢!!!原来
是穿着丁字裤……这样更好……小莎莎你是外表纯洁,内心是个十足的骚货啊!!」
  「讨厌!胡爷爷你怎么这么说人家……人家还不是……还不是看你们可怜…
…想陪你们一晚么~~~~」小莎娇喘连连,这时她的面孔灿若桃花,一副予取
予求的模样。
  「小莎莎你真好!现在我们想脱掉你的丁字裤!你说,要谁来脱?是胡叔叔
我,还是胡爷爷呀?」
  「啊~~~~~讨厌啦~~~~~干嘛老是问人家这么丢脸的问题~~~~~
随便~~~随便谁都可以~~~~」躺倒在大堂正中间桌子上的小莎心中再没有
对这对父子的厌恶,而是隐隐期待着待会儿必将上演的好戏。
  女友就是这样,一旦她进入到了欲火焚身的状态,那么一切的羞耻都会转化
为极度的性奋,而我最近发现,女友她越来越容易进入这种状态了,就比如现在!
  「那老朽就不客气了哦!」
  胡爷爷虽然年岁已过60,还是一个急性子,甚至比起30多岁的儿子更加
迷恋眼前的大学女生,他年岁已高,手指却异常灵活,轻而易举地便掌握了解开
小莎丁字裤的诀窍,他扯开红色丝带侧面的活结,然后……活色生香的女性下半
身就香喷喷地展现在父子眼前。
  突然间好像天使降临人间,小吃店中的其他声音全部消失了,有的只是这对
父子有种的叹息,这叹息声是如此之满足,以至於小莎心里竟会出现一丝成就感
……就这么好看吗?哎~~~~今天就成全你们吧~~~~
  突然间,修长的双腿被扳开,凉飕飕的空气窜过她的光溜溜的鼠蹊部,使小
莎不自觉的打了个寒颤,然后她便感觉到有一双粗糙的手掌在摩挲她的大腿内侧,
女友呻吟了一声,然后问道:「现在是……是谁?胡爷爷还是胡叔叔?」
  「是我!」
  老年人特有的声线出现在她的耳边,而这声音听起来也没那么讨厌了,反而
带出了一点奇异的温柔。
  小莎微微睁开眼睛,她知道马上就要发生的事情了,一根或丑陋或苍老的肉
棒即将入侵她娇嫩的小穴中,而女友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做好准备,她只是知道自
己的桃花源中早已一片泥泞不堪了,「是胡爷爷呀~~~~那胡叔叔呢?」
  尖细的声音在另一侧传来:「我不中用!又流鼻血了……哎……」
  胡爷爷却诡异地一笑:「小莎莎别管他,我儿子从来没见过真正的女人,更
不要说你这样的大美女了,留点鼻血很正常,老朽先来……让他在一旁学学也好!」
  小莎简直是羞到了极点,这老不羞真的是不知廉耻呀~~有这么当爹的么!
  还让儿子在旁边观看自己和他的交欢……
  就在这时,小莎突然感觉到一张湿漉漉的嘴巴吻上了她的大腿!小莎花容失
色,心里暗想:啊……他是想……啊……这胡爷爷好会玩……他是想帮自己口交??
  「这种事情,前戏很要紧,如果女生不湿,她就会很不舒服,她不舒服,等
会儿你也不舒服!」
  果然,胡爷爷一边招呼着自己儿子再凑上来靠近些,一边谆谆教诲着。
  「是!爹!」
  刚刚看起来还阴冷狡诈的胡叔叔,这时候就像个乖学生,瞪大着眼睛,瞧着
自己父亲是如何挑逗眼前的大美女的。
  不得不说,看起来貌不惊人的胡爷爷手段高得很,比起光有一根超长肉棒的
丁伯伯来说,此人的功力实在算得上是一流了。
  他伸出他那灵活而刁鉆的舌尖,来回从小莎的膝盖处舔向她的会阴部、再从
会阴部又舔回她的膝盖,这样左右开弓的循环了三、四次,却每次都故意跳过女
友粉嫩的神秘洞穴。
  明知道这是胡爷爷淫虐的挑逗,但小莎这时已经无法压制住自己生理的反应,
那开始骚痒起来的下体,令她羞愧的挺耸了好几次雪臀,但她那刻意被冷落的部
位,胡爷爷还是不肯用心去照顾它,他的舌头宁可转往小莎的小腹和肚脐去舔舐,
但就是不肯让她马上尝到被舔穴的快感。
  「儿子你看……小莎莎已经进入状态了,她这个时候最想的是什么呀?」
  胡爷爷继续着他的教学表演。
  「这个?」胡叔叔不知道什么时候把裤子脱掉了,露出他坚硬却细长的肉棒。
  「不是!」
  胡爷爷恨铁不成钢地说:「她才刚刚进入状态而已,要让她高潮一次才最好!
高潮后的小穴中的那种滋味哦~~~啧啧啧~~~~你进去就知道了……就像是
天堂一样!」
  「那……怎么让她高潮呢?」
  「我们上下齐攻!这时候你可以玩她的奶子!」胡爷爷施展自己的妙计。
  小莎已经快崩溃了,原本她以为用自己的身体去满足这对父子,就是几分钟
的事情,却没想到事情发展成这个样子,但她也没有抗拒,反而享受起来不常见
的服务,但这胡爷爷还真是可恨,他一边教授着儿子羞人的「知识」,一边他的
嘴巴则往下亲吻着那丛柔细的芳草,但每当他的嘴唇要触及自己阴唇的上端时,
他便停下来只对着那条粉红色的小肉缝吹气,这招欲擒故纵的折腾法,整得她是
螓首乱摇、一双玉手紧紧的扳住桌子的边缘不放,让她发出急切的浪叫声来。
  「胡爷爷~~~~你~~~坏死了~~~~人家~~~~人家好痒~~~~
快~~~快给人家~~~好不好~~~~」
  「哈哈,小莎莎已经完全进入状态了……不要急……今天就让我们父子来好
好服侍你吧!」
  话音刚落,更进一步的侵袭降临,在同一时间忽然有一只粗糙的大手去把玩
和抚摸小莎的奶子。
  这就是上下齐攻……胡爷爷在下面逗弄着小妮子的肉穴,而胡叔叔在女友身
上揉捏着发涨的乳房……
  小莎的呼吸越来越急促,而小小的包子铺里也发出了让人脸红的淫叫声。
  胡爷爷微微一笑,老脸上的皱纹越发明显,他知道时候快到了,於是用手去
搓揉小莎的秘丘,他一面摸着、揉着,一面用大拇指去刺戮那越来越湿的肉缝,
小莎又再度扭动雪臀,那急起急落的抛掷法,让人一眼便看出了在她那不断收缩
的小腹下,正燃烧着一团难以平息的熊熊欲火。
  「一二三!一起来!」胡爷爷怪叫一声。
  一瞬间,小莎的奶头被胡叔叔用力吸吮,而蜜穴中的阴蒂也被胡爷爷精准地
轻轻噬咬,这招兵分两路的分进合击法,终於迫使小莎再也忍受不住的呜咽起来,
那种类似哭泣的呻吟声,在片刻之后,便转变成了籲籲呼呼的娇啼:「噢……呜
……喔……嘶嘶……噢……啊……不要这样……这…太……刺激了呀……噢……
唉……天呐……你们……啊……涨死我了………」
  「小莎莎的高潮快到了,来,再加把劲!」胡爷爷喘着粗气说。
  只见父子两一起加大加快了动作,脸上也全都浮现了无比淫猥的表情,而胡
爷爷更是则盯着女友那淫水潺潺的桃花源说:「呵呵……好敏感的身体!来,小
莎莎,不要憋着自己了,爽就叫出来!」
  然后这老头可恶地用力掐住小莎挺立起来的阴蒂,然后用拇指和食指不断揉
搓。
  小莎发出了一声荡魂蚀骨的长叹,她双腿不自觉地加紧,双手却用力把胡老
头的脑袋压向她的胯下,女友扭动着极度兴奋的躯体,用一种像要喘不过气来的
声音呻吟道:「啊~~~不……不行了~~~~胡爷爷……你不要再弄了!喔~~~~
求求你~~~~快停~~~~噢~~~~啊~~~~拜托~~~~人家受不了了
啦~~~~唉~~~~喔你~~~~不要这么坏嘛~~~~。」
  女友毫不知羞地大声浪叫着,而蜜穴中传出了一丝异常酥麻而曼妙的酣畅,
接着那份令她全身神经都兴奋起来的绝顶快感,在她根本就来不及辨识和品味的
状况下,那种腾云驾雾、身心都轻飘飘的舒爽,让她完全陷入了空白与虚无的境
界,时间仿彿已经静止、世界也宛如只是一道强烈的白光正在逐渐的消逝………
  小莎的高潮来临了,那即将在一对父子面前决堤的羞耻感,使她拼命的想要
忍住不要爆发出来,但她你完全撩拨起来的燎原欲火,早就击倒了她最后一丝自
尊,终於,她再也憋不住的爆发了开来。
  一泄如註的阴精,在小莎歇斯底里的呐喊中一次又一次的喷涌而出,就像在
宣泄她心中难以表白的羞耻与无奈一般,而她那辗转反侧、激烈扭动着的躯体,
也同样叫人摸不清楚她到底是想逃避还是正在享受。
  久久…久久之后,小莎那痉挛的小腹、以及那大张而开却不停蹭蹬的双腿,
才缓缓的平息下来,淩乱的发丝沾粘在唇边,脸颊则上挂着晶莹的泪珠,那幽怨
的双眸定定地看着胡爷爷和胡叔叔,似乎在怪罪他们使她如此的备受煎熬。